尊重民宗、警察、街道工作人员也是爱神

见证

2018年11月9日与管理部门谈话记录

地点:青山区和平大道主日会所

派出所警官(看上去比我年龄略小点)、街道办主任、区民宗委科长、社区书记、城管队长、食品监管等部门一行八人,事先由警官打电话预约说是“要来检查”,约定的上午11点在会所见面。两位同工姊妹和我一起预备茶点接待。

警官介绍来员后开场白:你们上个周四接待来访社区书记很不礼貌。(之前电话预约时街区工作人员在旁边,他以帮他们的语气表达过这个不满,并说过“要取缔”一类威胁的话语,我在电话中略有解释)社区来了你们应该热情接待,听说这里接待的几个人问什么都不回答。免费送你们“宗教条例”时要他们签个字表示收到时,他们也不签字。问他们是谁负责,他们说没有人负责,是神负责。这是说的什么话呀?这里明明是人的活动,这样说什么意思啊?问他们骆xx是不是负责人,他们也不回答。这样太过分了吧?我以前和你打过交道,觉得你说话还是蛮客气也蛮配合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见警官是责备中只是替他们出口气,口气并不严厉,加上之前电话里解释过,就没有多解释,只说几句“很抱歉,请原谅”一类的话。

社区书记是个三十来岁的女士。上次来时被冷落了,所以为此仍有不满,说:以前和您打交道,觉得蛮好的,打您很多次电话总是打不通,这次就直接来了,没想到他们这样子。给他们“宗教条例”要签个字也不签收,问他们骆xx还在不在这里,也不说,真是有点莫名其妙。

我见这个事被他们很计较,觉得应该再认真解释,就说:实在很抱歉,让你这么辛苦还受委屈了。至于说他们态度不好的问题,可以说百分之百是误会了。他们不认识您,这个情况下你当时来了几个人,阵势蛮大,他们多少会有些紧张。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您,给您不礼貌的感觉了。

书记说:这有什么好紧张啊,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说:主要是您一来这里就问谁是负责人。其实你来时就有人到您跟前来和您说话了,但是你的问题她们没你年轻人反应快,不太好回答的,所以就说没有人负责。这点会给您误会。因为信仰的角度,的确连我也不敢说我是“负责人”,只能像刚才回答你们时说我自己是负责接待你们。这是因为信神的人都是以耶稣为教会的头,如果说自己是教会“负责人”,就怕自己显得骄傲了。和您说话的姊妹没有经验也很本分,所以这样说话。至于您问到骆xx是不是在这里负责,她们就更不好回答了。这个涉及做人的良心问题,她们不知道你来这里是不是会有麻烦,所以从良心角度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基督徒的做人原则是不给别人带来麻烦的。她们不晓得您来这里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也知道现在新宗教条例对我们不利,所以不给我添麻烦,这个心态您应该能理解。加上青山区这边的人比起汉口那边,相对要“老实”些,不像汉口那边人比较“滑头”些,这些特点武汉人都是这样说的。虽然我再次向您道歉,但有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她们绝不会故意对您不礼貌,这点您今后一定要记得哈。如果您下次来,有人还是这样,你就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您该说明的内容和需要配合的地方您只管说,她们肯定会很认真听并且一定会告诉我的。基督徒如果被人说成是不礼貌,这是很大的事情。所以,你放心,这里绝不会对您不礼貌的。误会!误会。请您原谅原谅。

警官听这样解释,加上谈话中赞扬他平时对这里的友善,他脸上肌肉就不再绷紧了。其他也有几位气息平和些了。街道主任在我解释过程中也插问过几句,没有显出恶意,只是为部下而“责问”了几次。听我解释到位,就没有多说什么。

民宗科长(他们这样介绍的)三十多岁,带着眼镜表情平和中显得比较冷漠。也拿出笔记本边记录边开始问话了。

科长:这里聚会几年了?
本人:三年左右吧(青山从建立小组到现在搬家五次,这里聚会三年左右,我也具体记不清楚)
科长:你是这里负责人吗?
本人:接待你们可以负责。
科长:这里聚会有多少人数(旁边主任也问过这个问题)
本人:一般十来个人左右吧。
科长:最多的时候是多少?
本人:我没有详细数过。
科长:平时谁讲道?
本人:我有时会讲。
科长:房子是谁租的?
本人:现在有个姊妹是黄陂人,在这附近上班,住在这里。具体是谁和房东签约,要问问就知道。这是她居住的房子。
科长:你们奉献款是怎么回事?
本人:您问这个什么意思?
科长:总有开支吧?你看这钢琴,还有水电等等的开支。
本人:钢琴从家里搬来的,今天接待你们买水果是我们自己掏钱的。(旁边有人笑起来了)
科长:宗教条例方面的要求你知道吗?
本人:知道
科长:你们到底聚会最多时人数是多少?
本人:真没有具体数过。

科长还想问,我觉得刚刚缓和的气氛正在被他破坏。就笑着说:您这好像在审问,你们来这里,不是要好好谈话沟通吗?何必这样追着问人啊!你看这几位领导也都很辛苦,他们来说话也都很友好,您这是在审问我吧?以前警官和社区来这里都是很友善的,我们之间包括邻居相处都非常友好。他们和您也都很辛苦,彼此之间都是有话商量着谈的,您别这样质问我可以吗?科长就暂时不说什么了。现场气氛就拉回到缓和的方向。

那位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穿戴整洁的女街道主任很正式、也很平静地开始传递工作内容了。

她说:今天来主要是有些工作要和你了解和通知一下。我点头表示尊重。

她接着说:你们聚会也有两三年,以前没有报备吧?我说“是的”。

她接着说:新的宗教条例你们应该学习过吧?(我点头表示是的)现在需要通知一下,要么去民宗部门登记,登记合法化,我们街道就只是负责一些日常社区维护方面的事务。如果不能批准登记,个人信仰是没人干涉的,估计聚会的事情就需要你们到国家固定的场所去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们经常有人在外面发单子,这个也需要配合一下,以后不要去外面发。(民宗领导也插话表示,传福音应该在教堂里面,不应该到外面去发)。今天来就是这个事情需要沟通一下。

他们在前面谈话中好几次向我强调过新条例学习情况,我就知道这个是主要问题。

我就对这两个问题作了回复:
首先对你们很辛苦表示感谢,也知道你们不是针对哪个个人说这些。这是你们的工作,我非常理解。我现在回答这几个问题也是强调一点,我也绝不会针对人。你们是对事不对人,我现在肯定是针对信仰而不是针对你们任何一个人来回答。(他们表示赞同)也不管我回答如何,请您和大家务必知道,我不是针对你们说话,是表达信仰。

我指着桌上一本新条例看着民宗领导说:这个条例对不登记的聚会来说,聚会就肯定是与它违背的。(民宗领导点头)但是,我必须本着信仰而不是针对你们个人很认真回复,我们不会为这个条例作出任何登记要求,也因为它中间很多与信仰违背的条款,我们也因此不能接受任何围绕它而来的登记要求。简单说就是拒绝登记。这点请你们务必相信我们不是针对你们个人这样说的,这是信仰使然,是信仰的一个原则。新条例我研究很多,发现是一个辖制信仰的文件,也与宪法中强调的信仰自由相矛盾。就法律而言,宪法大于一切其他法律(指地上的法律)。我很理解颁布这个条例的原因,这是国家在发展中还不够成熟时出现的一个问题。(主任很惊讶看了看我,民宗领导低头不语)我很理解这个错误,也许以后会慢慢纠正。这个条例使教会十分为难,我们很不愿意与你们之间产生工作矛盾,基督徒本身就是给人带来和平而不相互之间对立。但是很遗憾,这个条例使我们在信仰上给你们感觉很不配合。希望你们也能理解我们的难处。我们信耶稣,不是为了制造矛盾,更不会去反对政权,我们是希望自己能以良善待人,为耶稣作见证。我们不反党,但要我们去三自教堂聚会,有两点过不去。一是那里很混乱,再一个就是,三自是政府辖制信仰的一个手段。如果去那里聚会,我们信仰就变质了。我这话不是要与你们作对,是希望你们能理解。(他们都很认真听,却没有人起来反驳我,也许他们在观察我要表达的内容)

我接着往下说:说句很不情愿的话,我知道这样带来的结果会是“取缔”,但你们如果真这样做,我们也只能无语。即便你们把这里东西搬走了,我们看着你们搬,也只能无语。我们的信仰就是这样,不能跟你们吵架,更不能反抗,只能看着你们这样做。(这些话让他们有些沉默了)我可以谈一个信仰的感受,中国任何一种人群都有埋怨gc党的话,但是在中国,真正信仰耶稣的教会,是绝不会、也不允许埋怨国家的。对国家和任何人都只能爱心面对,即便现在国家不理解信仰,我们也只能爱心对待。对待将来可能“取缔”问题,我说过“我为鱼肉,他为刀俎”。(主任说,说的太严重了,不至于到这个程度吧?我说,我是指信仰上会有打击,我们只能任凭而不是反抗。她点头不语)。

主任说:你们发单子这个事情要说一下不要出去发了(之前警官说过国家宗教巡视组在武汉,是会突击巡查的)。我回复说:如果我跟信徒说不去外面传福音,您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你不是信耶稣的吧?您说我能这样说吗?对于传福音,这是每个信徒从圣经领受的,是信仰的必然。我们不会去按着人为组织什么,信徒传福音是信仰的本分。他觉得信耶稣好,就和人去分享。再说,新条例虽然很多限制,但对个人发单子倒还没有条款扣得上。条例说,不能在公共场所组织宗教活动。但是,个人自发这一点就不属于“组织”,就谈不上违反了“组织活动”这个条款。个人向人谈毛泽东、蒋介石都可以,谈耶稣也不应该说是宗教活动。这是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范畴的事情。(街道主任暂时没继续说多什么,只是说了还是不要外去发的要求,态度很平和)

警官就接过话头,说话态度已经客气,他说:听人说xx商场附近你们发单子,也听人说xx车站那里经常有你们的人小喇叭广播,也听人说……。

我就接过话笑着说“还有人说我们是邪教,还有人说我们这样那样,您觉得我们是这样吗?”警官笑着说“我倒没有听说你们是邪教啊,也没有听说别的”。我说“是啊,的确有人诬陷我们是邪教,反正这样那样总有人说,我也听不过来就不听了。现在法轮功、东方闪电也很活跃,还来过我们这里,虽然我们不过多关注这些,但只要发现这样的人来破坏,我们就立刻要他们走人,这点比其他老百姓还坚决”。

我就把话题引向谈邪教问题,说了一会,警官就说:“我是很少找你们麻烦的。”我说“不是很少,是从来没找过我们麻烦”。警官笑起来,我就接着说“您是个好警察,说话做事不拖泥带水,对辖区和谐建设,您是起到很重要作用了。”警官说“我刚才对您说话有些过分地方请您原谅一下”我说“你千万别这样说,虽然您做事很喜欢简单、单纯,但您管理这么大的地方,说话没有魄力不行啊。虽然我从未单独接触您,但我知道你是个好警察,我非常敬重您,愿上帝多多祝福你”。警官得了安慰很开心。我就转头向民宗领导诚恳说“刚才我说话过分的地方也恳请您能不介意不计较我”他第一次开口笑了,并且点头显得很安慰。我说“和您说话与他们不一样,您是“专业”人士,我们谈话就直接触及“专业性”话题,说话都直接,但您也是很辛苦,我们应当尊重您和您的工作”我希望这样能多替他挽回面子并使他知道很尊重他,不至个人对我们反感。

主任提到传福音问题时,民宗领导小声对我说“汉口江岸区反应你们那边的聚会也是很多外面去传的”他说话很小声,不是对大家说的口气,而是微笑着对我私下说且显得不是很经意。我看不出他这样说有什么故意挑衅的成分。对他来说,也许知道我们曾经因为汉口那边的逼迫而坚强的事情,他知道这点,谈话后来很客气或许与这个有关吧。

所以接着说“你这块工作,我们很尊重,即便将来要取缔这里,您也不是针对我们个人,那是你的工作。我非常理解。您回去汇报这里,只是我很希望上帝祝福你。”。他笑着点头点头,没说什么。

社区书记因为我解释到位,现在就很和气平静,也再次留我电话。我和警官开她玩笑说“前几年看上去还是个小丫头,现在当书记了”警官也开玩笑说“本来就是小丫头,进步很快的”。我说“的确前几年一看就是殷勤做事、待人热情的,现在当书记也还是很亲和”

警官说“你过去和我也算是一个战壕的,你还当过新华社记者,我以前以为你是打入教会的内线呢?”说得在场的跟着笑,我说“教会是阳光的地方,您说笑了。当警察十年,后来自己辞职,因为是新闻专业毕业的,后来去新华社一个经济报搞采访工作,不是有国家审批的记者证那种,是有报社记者证的。在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在公安局时也是两家报社特约记者”。

在场两位青年女子说我阅历丰富。我说“是啊,我在这些单位工作过,见到你们就不怎么紧张,换成其他没有太多阅历的信徒,虽然很诚实,但不一定都很轻松地说话。有时候信仰也需要一个提升过程,这个中间有些不周到的地方还需要你们多原谅。但是你们这块不涉及信仰原则问题,我们是一定会积极认真的对待和配合。关于传福音的问题我也解释一下。传福音是要求用生命活出耶稣的形象,更在于对人有良善和爱心,修养是很重要的。比如,今天我们谈话,我其实更在乎是不是在你们面前有修养,能不能让你们觉得基督徒很良善。这就是传福音。我是经历了耶稣生命,改变了我,家里人两代信(两个姑妈年轻就信,爸爸妈妈在我信以后才信,妻子也是教会工人),的确非常平安,所以义无反顾要在教会付出为神做工。传福音给人很多方式,我现在和你们说话也是一种方式,但不管哪种方式,这是个人信仰自由的问题。遵守国家法律,做一个良善的公民,这是基督徒的义务和责任。信仰方面遇到矛盾,就要坚持信仰原则。”

街道主任见事情完成也了解这里更多了,就提出告辞,我就送他们到电梯门口。等电梯时还是为信仰原则和他们有可能对我们不利说了几句,一个是坚持原则,再一个就是理解他们将要行的。谈完话,也看见一直板着脸穿着城管制服的男子也露出客气的笑容向我点头示意。

作揖而告别,谈话四十分钟有余。

心里虽因他们不能明白耶稣而沉重,却因耶稣的爱在心里而喜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